期货代理关于2020年钢材终端需求的分析


    因为疫情的原因,期货也受到一系列的波动,关于钢材终端的需求,尚且不能详细到分毫告诉大家今年的需求有多差,只能从宏观和一些主观逻辑上做一些感官提示,想来大家也会有同感。

期货代理关于2020年钢材终端需求的分析

    需求


    钢材,大致细分为螺纹、线材、热卷、冷轧、中板五大类,我们暂且以期货商品交易常见并且是钢材终端需求量最大的螺纹、热卷两个为代表来分析钢材的需求情况。


    2016年至2018年,是我国钢材行业高速发展的三年,在供给侧改革和地产需求带动下,钢材供应端持续收缩、终端需求恢复性增长,使得钢材价格连续三年上涨。


    而随着世界经济下行趋势日益明显,美国引发的全球性贸易争端,国内地产过热被深化调控,消费低迷、制造业增速下行,钢材终端需求至2018年高位以来不断下滑。以螺纹需求为主的地产开发增速不断下滑和以热卷需求为主的机械制造业的低迷驱动钢材价格疲软下行。


    2019年末,在地产强烈需求韧性以及基建政策驱动下,预期2020年钢材市场行情转暖,但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钢材行业再度承压。


    国内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疫情对国内经济的影响还是持有乐观态度,在我国强力的疫情防控下,市场认为我国经济受疫情短期影响,经济会在2季度马上恢复正常,大基建以及货币持续宽松预期提振市场情绪,所以钢材市场受到产业端以及金融端强烈的预期支撑,价格一度保持坚挺。


    而随着海外疫情的扩散,整个世界的经济秩序被打乱,经济全球化影响下,即便是我国疫情得到有效的防控,社会经济开始恢复,但海外疫情造成的世界性钢材需求萎缩、钢材产业链商品价格下跌开始向国内传导。


    钢材终端内需市场还没有恢复正常,外需市场又叠加致命打击。目前,国内基建需求恢复一般,市场认同的“新基建”需求恢复对钢材的需求增量有限;地产需求恢复缓慢,在经济下行压力以及政策调控下未来需求恢复并不乐观;海外贸易活动暂停,订单大量流失,制造业受到直接冲击。


    换个角度理解,至1月23号实施封城、全国隔离到3月中旬左右国内疫情基本被控制,疫情在我国持续的2个月时间内导致我国社会经济GDP预期下行1%,诸多行业比如餐饮业、娱乐业、商业受到极大的影响,广大居民当期收入也受到影响,并且很多的居民永久性收入也受到预期影响。这将极大的影响我国的社会消费预期,尤其是大类资产消费如购房、购车等意愿下降。


    比如单就房地产行业而言,现在我国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政策仍旧维持“房住不炒”的基本原则,叠加疫情的影响,房地产行业拐点提前到来。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速将大概率走低、土地拍卖以及新开工面积、房产销售等数据大概率走弱,地产需求恢复也大概率负增长。


    而严重点来讲,今年除了基建以外,大多数行业的钢材需求都可能是负增长的。而基建对钢材的需求占比是有限的,即便是基建行业需求大幅增长,对钢材的需求提振也有限。在整体行业需求悲观的现实背景下,钢材需求下滑是确定性事件。


    供应


    经济学的正向思维是需求创造供应,而在一定条件下,供应也创造需求。但此论断的大前提是社会经济发展正常的情况下。


    就目前来说,钢材社会需求大幅萎缩,供应在钢厂高开工的驱动下库存不断累积至历史高位,供应端要想驱动需求市场必然只有降价去库存这条道路。而钢材行业的特殊性决定钢厂大规模减产的程度有限,降价去库存的方式只能通过压缩产业利润来实现。


    目前,螺纹钢现货利润平均在300元左右,热卷利润趋0,但盘面仍保持400元左右的利润;焦炭现货价格五轮提降走低,焦化利润被压缩,现货利润基本趋0,盘面仍有100元左右利润;焦煤节后复产开工水平较高,价格走低,海外焦煤价格亦走低,拖累焦炭价格,也给焦炭利润压缩创造了空间。


    而钢厂的另外主要原料铁矿和废钢在供给和价格上也存在明显的利空因素。


    就铁矿来说,我国铁矿主要依赖进口,目前海外疫情爆发,澳巴铁矿开采发运暂时不受影响,且作为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海外铁矿需求因疫情而大幅缩减,降价出口我国才是维持收入的最佳方式。因此,我国的铁矿石供应大概率是宽松的,且价格趋势走低。这也为钢厂降价去库存打开成本空间。


    而从废钢角度来说,我国的废钢主要依赖国内的存量供应,自身供应有自然增长因素,基本上每年增长5%左右。在钢材需求萎缩、钢厂高库存现实、低开工趋势的压力下,废钢价格则承压下行。因废钢主要用于短流程电炉炼钢,目前受制于成本约束,电炉基本停产,叠加高炉需求的限制,废钢需求亦进一步萎缩,造成价格不断下行。


    电炉的生产成本高于高炉的主要原因就是原料废钢价格过高,而随着电炉停产、废钢供应过剩、废钢价格大跌则造成钢材估值被压缩、降低钢材的生产边际成本。此外,废钢价格的大幅走低也将提升高炉废钢的添加利润,抑制铁矿需求的同时也可能扩大钢厂产量,进一步抑制钢材价格。


    总之,在全球经济下行日益明显的当下,商品资产价格下跌是趋势、是惯性、这是商品供需平衡作用下的自然法则。


    钢材产业链环节自身存在的高库存问题以及主动去库存过程当中的产业利润压缩是确定性事件。关注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是对商品趋势的把握。


    总结来说


    往宏观方面简单的说,钢材行业需求萎缩、供应过剩,供过于求的矛盾短期不可逆转,今年钢材价格以弱需求为主导,以高供应为驱动引领整个黑色产业链走熊是大概率事件。这是方向性问题。


    但,期货代理者也需要关注趋势运行过程当中,阶段性扰动。


    主要有政策方面影响,比如一直以来的基建政策预期提振、近期的两会政策、财政政策等;


    其次就是原料端主要是海外铁矿因疫情造成的减产、减运等;


    不过,在宏观大趋势下行的局面下,不管是财政政策还是产业链挺价,都无法改变需求下行、供应过剩的宏观基本面现状,但对于短期合约会有一定的提振,所以操作的角度期货代理者最好应该维持反弹沽空的思路。